新闻热线:0574-65510000
新闻传真:0574-65577900
邮箱:nhnews@cnnb.com.cn
您当前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 > 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,澳门葡京开户官网  >  文艺频道  >  雁苍山  >  沧桑看云
     高级检索
 
牙将就擒记
http://www.nhnews.com.cn 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,澳门葡京开户官网  2019年01月28日 08:38:51

  褚全锦

  事皆有先兆,如日将出而霞明,雨将至而础润动。就像我的牙齿们,几十年如一日,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,却忽然在周末中午当值时累倒在岗位上。其实早在上次情人节前后,牙床已隐隐作痛,我却并未引起高度重视,但它们仍带病为我坚持工作。因此在每次膳后,当食物的残渣纠缠在它们的缝隙时,我还用尖硬的牙签横挑竖挖,挑拨它们亲密的战友感情。现在牙兵牙将终因忍受不了我的穷兵黩武,就相约串联哗变,意欲颠覆我横征暴敛、荒淫无度的饕餮生涯。

  打从小时候开始,牙兵们就陆陆续续地在我口腔里值勤站岗,经过十多年的战斗洗礼后,英勇就义的就永垂不朽了。后来七零八落的游击队就相继换防,被整顿成正规军的编制。直到现在,它们在数颗大牙的带领下,一直占据咽喉要塞,杀敌斩将,拱卫我的面庞并保障我腹部京畿的日常供应,但我却不知道它们的具体编制数目。所以今天反思起来,觉得我就像那奉系军阀张宗昌督军一样,是个三不知的家伙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条枪,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究竟拥有多少颗牙。

  我上网百度了一下,百度告诉我成人一般有28-32颗牙,其中最后长成的四颗恒牙是第三磨牙,也就是俗称的大牙。百度也没有标准答案,说明牙齿的数量是因人而异的。于是我好奇心陡起,就持着镜子圆瞪着双眼亲自检索,脖弯而不能直,舌挢而不能下,结果仍是不得而知,眼珠却欲夺眶而出。不过咱还不算是无功而返,至少我查出了作乱的首从:首恶者,左颊上腭的边关大牙;胁从者,右颊上腭的第二大牙,正是它们两个贼将联手才把我折磨得寝食难安的。

  从它俩反水的那天起,面对着可口的美食,我就无法细细嚼磨了。幸亏绝大部分牙齿同志们心如磐石,旗帜鲜明地与我保持一致,口腔里的兵营才未激起巨变,所以我仍可以勉强地吞咽吃食。但我吃食的样子已非人类,却不幸变成了鹅鸭类的家禽。这个时候正是情人节热火的时期,是个较为敏感的时段,如果有哪个祝英台正暗恋着我,冷不丁地持花站在我的身边,一定会花容失色地惊呼:“啊!大毛兄,侬咋就变成了一只呆头鹅了!”不过堕落成呆头鹅还不是我的底线,如果转世为呆头的公鸭,那就再没脸面往下混了。

  为避免过早坠入畜道,拾回人道尊严,品尝天道赐给的美食美味,就得从速延医诊治。公立的医院不能说医生医术不好,主要是我受不了挂号排队的烦躁。满大街的牙科虽然鱼目混珠,但我还是相信“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”的老话。还有,心急匆匆总是惹祸的端倪,只有谋定而后动,方能以最少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成功。设定好就医的方案后,于是我就四方肆意发布牙痛警报。朋友同事们看到我扭曲的脸、痛苦的表情后,纷纷建言献策。有人就用亲身的经历给我介绍名医,说L牙医不仅手术精湛,态度也堪称一流。不过L牙医可不随便出诊,没有朋友的介绍是找不到他的。

  我想L牙医约莫是个名流,却为啥要大隐隐于市呢,或许他有难言的苦衷而不便公开挂诊吧。果然那天晚上我按照朋友的指点在幽暗的地方找到他的住所,但他不在。这时恰好有一个年轻的美女从旁边的楼道里轻盈飘出,我就凑过去一张变形的脸,含糊地询问L医生的仙踪,美女热情地说:L医生可能还在喝酒吃饭吧,大约八点会来。啊呀,这L牙医虽说是个大牌,却也是一位饕餮之徒,可与我同道同行。

  见到L牙医并躺上他的手术台已是八点半了。牙医戴着大大的蓝口罩,但大口罩却未完全罩住他肉墩墩的脸,宽大的白大褂里隐约出啤酒肚的滚圆,一双牛眼睛充斥着慈祥,从这两扇窗口里我看到了治愈的希望。

  白晃晃的灯光正正地照在我的脸上,我转了转眼睛,先想到了肯德基,忽然又想到731的部队。正当我躺在手术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,几声铿然的作响使我回过神来。只见L医生手持白色的长方形托盘来到我的身旁,笑吟吟地说:“身体向上面靠一些,我给你看看。”我微微地瞟了那只铁盘,吃了一惊,他端给我一盘奇形怪状的器械,并非精美的菜肴。这个长得像范伟一样的牙医,穿着也与大厨们相仿,准备要让我尝尝一道用钢铁原料制作的杂烩大炒了。

  简单地询问了我的牙病后,他就开始对我下手。只见他左手操起钩子,一把就钩住了我的嘴角,一束强光随之探进我的口腔,紧接着右手持着的弯弯小镐就在牙床的腹地内外飞舞。虽然L医生不是来我这里“找矿”,但我觉得他就像个地质的专家,可是我多年沉积的矿洞中,除了焦黄色的牙垢外,根本没有黄金、白银等稀有金属,更别提那玉石翡翠。此刻的我想起了农村过年时的肉猪,屠夫用铁钩钩住了它的长嘴,也这样卧在长条的槽凳上,还有一群壮汉们正使劲地摁着,它只好喘着粗气,翻着白眼,哼哼地抽搐,等待着宰割。

  “找矿”过程刚一结束,忽然耳旁响起了尖利的轰鸣声,似发出了空袭警报。L医生和颜悦色地说:“别怕别怕哦,给你清理清理牙垢。”我吱唔着表示接受。他又一次擘开我的嘴巴,一根像电烙铁一样的探测器呼啸着冲进我的颊囊,紧贴着牙壁吱吱吱地钻探,看来L工程师有一股韧劲,不怕挫折打击,坚信在贫瘠的岩缝中能发现祖国需要的宝藏。虽然我无法看到探测器在腔壁内的工作状态,但我猜那一定是火星迸发、泥水四溅的工场,我想到了车间里磨制刀具的砂轮,也想到了泥瓦匠装修房子的切割机。我一会儿仰起,一会儿又躺下,大口大口地呕吐着复杂的混合物,却最终也未能吐出象牙之类的贵重物质。哦呸——,瞧我这张臭嘴。

  虽然L医生左右开弓,但他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,瓦解我的紧张情绪,嘴巴也同步配合,适时地与我闲扯关乎保护牙齿的各种话题。当我向他控诉牙疼的种种困顿时,他总忍不住呵呵欢笑;当我告诉他我不愿做食草动物时,他的牛眼睛里就溢出了泪花,这时手术就暂时停顿下来了。不过他很快就转身回来了,这回他拿出了针筒,要给我的牙床注射麻药,我一听就略有些眩晕,我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未被人暗算,这回可真是着了道了。但我虽自诩为硬汉,却没云长的勇气,就只好屈辱下来,听从L华佗的摆布。孟子曰:知命者不立岩墙之下!故吾亦不执定命与之争。

  几番折腾下来,L医生用钳子钳出了几根细细的血管,告诉我说这是牙神经,牙疼是由牙神经引起的。这几根毫不起眼的牙神经是一切罪恶的源泉,须赶快摒弃。寡人我以前的确冤枉了我的两位牙将,但知过而改,仍为明君。所以寡人我就发誓,痊愈后立刻对它们进行抚恤,庄重承诺将它们从牙将擢升为大将,颁发一级青天白日勋章,让它们的功绩大白于天下,并将它们俩的各半具遗骸举行最人道的牙葬,以示皇天厚土,不负国士。

  最后L医生就干着泥瓦匠的粗活了,不知他用什么怪味的材料三两下就填平了牙齿间的沟壑,因此防御工事又修葺一新,不再犬牙交错。他边干活边对我揶揄:“晚上想不想去吃宵夜啊?不过得温柔一点。”我点点头,表示非常想。但为了保障今后能长期吃出个人模狗样,我决定韬光养晦,不与锋争。

  唉,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真要命,此话果真不虚。

录入:袁慧敏  责任编辑:袁慧敏  稿源: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,澳门葡京开户官网
分享到0
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】 【 默认字体】 【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本页】  
  新闻推荐:
·念好“山海经” 架起“振兴路”
·千名游客齐聚黄坛弘杨过小年
·跃龙综合市场用心打造节日菜篮子
·《塔山风物志》《前童星火》新书首发
·县商贸集团全力做好春节期间保供应
·熊小米获十佳宁波网络文创案例大奖
·打造南岭村的春天
·桥头胡入选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省...
·法官坚持上门送赡养费
·五丰社区“缑城锦花”女性沙龙 让...
  图片推荐:
电影《故事之恋》拍摄正酣
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
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
《宁波旧影》见证百年沧桑
西餐大师炼成记
乐享春游
⊕《今日宁海》速览